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再见
     异虫群随着一声厉喝被黑色的物质破开,年轻的公主浑身的白袍已经残破不堪,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下,小脸苍白得毫无血色,嘴角的鲜血潺潺流出,怎么看都是强弩之末。

     光罩内的武将跟士兵看到自己的王者孤身奋战却伤重不敌,纷纷爆发出惊人的气势,拼死攻向缺口,打算去援助他们孤立无援的公主。战况一时间惨烈无比,有的士兵胳膊都没了,就用牙齿去嘶咬,最后抱着异虫自爆,有的必死的士兵在最后一刻也会选择自爆拉着好几只异虫去垫背,有的疯狂攻击完全不去防御,用以命换命的打法。到处都是飞溅的碎肉与鲜血,一片悲凉的战斗。

     公主看着这一幕幕,心脏疼痛如撕裂,眼泪模糊了微紫带黑的星眸。她双手扬开,白金色的拳爪又开始闪烁着黑芒,黑色的物质重新汇聚。

     “撒!”飞来的巨大虫王巨大的口器一张,猛然射出了一根乌黑的利刺,利刺破空而去,速度之快,连开发了脑域的冯云用精神力去捕捉也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黑光。

     此时正是公主酝酿能量即将到顶峰的一刻,加之刚才看到浴血拼杀的子民如此惨状,心神一乱,利刺飞射到了面前才堪堪察觉到这个致命的杀招。

     “噗!”利刺穿肉发出沉闷的声音,尖锐的虫刺射穿了公主的腹腔,强大的冲击力一并把已将摇摇欲坠的光罩射穿,虫刺去势不止,带着公主单薄的身躯狠狠地射到了要塞的最高端,把那具柔弱的身躯死死地钉在了要塞的最顶端。

     随着光罩破灭,异虫群从四面八方席卷进要塞,一时间惨绝人寰的画面上演了,无论幼小,老人,纷纷丧生玉异虫的口中,它们像是戒了很久的野兽,对着活人的鲜血大快朵颐。被撕裂大腿的人在地上挣扎着,最后被一口吞掉,躺在路边,肚子被挖空的尸体,被肢解的躯体,这样的场景在整个要塞不断地发生着。

     剩下为数不多的战士在浴血奋战着,可是人数越来越少,他们看着城里的人被肆虐,个个都目眦尽裂,可是却无能为力。

     虫王降临,一脚就踏碎了一条街道,它冲着被钉在要塞顶端的公主发出恶心的鸣叫,仿佛就在嘲笑的模样。

     公主看着自己的子民被虐杀,战士还在誓死捍卫着这个国度最后的荣耀。她不禁眼泪直流,可是她什么也做不到。巨大的冲刺带着倒勾,使她无法拔出虫刺,而且如此强大的冲击穿透力,早已将她的五脏六腑破坏得碎裂不堪,她无声地挣扎着拳爪直伸对着虫王挥舞着,力气流失得很快,生的气息也在她的星眸中慢慢消逝,鲜血如涌泉般喷出,口鼻都开始有血水渗出。

     冯云看得不忍,飞到了她的身边凝望着她的眼睛,想握住她的手,可是却徒劳无功。

     虫王越来越近眼中带着暴虐的嗜杀,公主眼中的光芒开始越发地暗淡。

     就在这时异变突现,被钉死在要塞顶部的公主背后裂开了一个漆黑的黑洞,黑洞泛着微妙的波痕,波纹过后突然从黑洞深处飞射出十八条漆黑的锁链,飞快地缠绕在公主单薄的身体上。锁链紧绕,穿插在公主腹部的巨大冲刺一杯锁链碰触到就立刻被粒子化消散而去。锁链将公主紧紧地束缚着,然后又激射而退,将公主整个人拉进了漆黑的黑洞里。

     锁链出现的瞬间,那种在黑色物质体内感受到的心跳共鸣又开始了,他耳边若有若无地响起了如巨大心跳般的律动,自己的心脏也跟着这律动一起跳动着。

     巨大的虫王见到这样的情景,不禁大怒,它暴怒地张开巨大的口器,再一次喷射出一根锐利的虫刺。虫刺破空而去,狠狠地射向黑洞。

     可是看似锐利无比的虫刺一接触到黑洞,又会像刚才被锁链碰到那样,化为粒子,消散天地。

     冯云看着公主单薄的身躯如破烂的扯线木偶般被拉进了黑洞,心中大急,顾不得诡异的心跳,脱口而出喊道“塔丝丽娅!”

     “嗯?”然后一种莫名涌上了心头,这是谁的名字?接着黑洞发出无匹的吸力,将近在前面的冯云也一并吸入。强横的吸引让冯云挣扎不得,一下子也就跟着消失在了黑洞里。在进入黑洞的瞬间,冯云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暴怒的虫王一脚踏碎了整个要塞主堡,发出狂怒的嘶鸣。

     ……

     黑洞内漆黑一片,但是冯云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自己不远处有一座纯黑的王座,单薄的少女被十八条漆黑的锁链限制着,坐在王座上。她双眼紧闭,黛眉微鳖,仿佛只是睡着了而已。

     “塔丝丽娅!”冯云再次重复着这个名字,喃喃自语,并慢慢走向了少女。

     “臭小子!你发什么神经!”突然,一声厉喝打住了冯云的动作。

     “律影!你也进来了?”冯云听到这声音如此的熟悉,才想起了自己那位生死大敌也一并跟他被黑色物质吞噬了,只是冯云沉醉于疑似幻想的景象,一时之间居然将他忘却了。

     “你脑子烧坏了吧?老子不是跟你一同被吞进来的啊?你发什么神经,干嘛突然移动?难道你发现了什么?”律影的语气充满了惊疑。

     冯云一怔!心中不禁浮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难道刚才我根本就没离开过这里!那那些幻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这里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律影突然发出一声惊呼。他的精神意识一直锁定着冯云并不断地扫荡者这个黑色的空间,根本没发现还有其他东西。这时他才发现了不远处王座上的少女,这个少女就如同凭空出现在他的眼前,之前的精神意识却丝毫不察觉到她的存在,这让他心里生气了一阵寒气。

     “是谁?胆敢在孤的面前如此聒噪?”少女慢慢张开了双眼,她的眼睛微紫带黑,在黑暗中都如同星辰般的闪耀,她的声音清脆如天籁,可惜却布满了冷酷与无情。

     “塔丝丽娅?”冯云带着不确定低喃道。

     “嗯?汝怎知道孤的名字?”少女在冯云道出她的名字时,浑身的气势突然一变,强横的精神力从她体内爆发,一股沉重的杀气惊掠全场。

     冯云跟律影一下子就被这样的气势压制住,双双忍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冷汗如雨,连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

     “说!汝为何知道孤的名字,汝认识孤?汝还知道孤的哪些事情,还不快快道来,孤可饶你不死!”少女再一次恢复成那种冯云在环境内看到的霸气,如帝王般君临臣下的语气,她就是那个神秘国度最后的公主。

     “这!你!是你!你是深坑里的东西!你就是这团黑色物质!绝对不会错!”律影看到少女的气质,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立刻就联想到了神秘的黑色的物质。

     “聒噪!孤不是向汝问话!”公主沉声道,然后手轻轻一摆,层层缠绕的锁链随着她的动作而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对鸣。

     “噗!”的一声,律影浑身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碾压成一堆碎肉,红的白的把黑色的空间渲染上了浓烈地血腥。

     看到自己在其身上艰苦搏杀过的大敌就如此轻而易举地惨死在自己眼前,冯云心里不禁一阵惊悚,这是何其强大的力量啊,在幻境内无法真正的去感受,所以还看不出什么,只是当着电影看着。而如今自己直接面对的时候,才发现这样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

     “好了!碍事的蝼蚁消失了,现在该汝细细给孤道来了。”公主仿佛只是做完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脸上连表情都未曾改变。

     “唆嗦嗦!”锁链如同蛇一般在冯云身旁游动,发出阵阵金属脆鸣。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冯云轻道,心中的惧意大大减去,想起了那具被刺穿的单薄身体,眼中不禁升起了丝丝怜悯。

     “汝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在怜悯孤!孤可是斯托克·冯·塔丝丽娅!孤可是!孤可是……”公主看到了冯云那双充满着怜悯的双眼,顿时暴怒了起来,然后发出竭嘶底里地怒吼,锁链随着她的情绪爆发而四处鞭击,抽打在虚空,让整个空间都发出剧烈的摇晃。暴怒的公主却怎么也说不出其他什么,只是不断重复着自己的名字。

     “哼!”公主忽然发出一声冷哼,暴怒一收,身影在王座上一闪便出现在了冯云的面前,王座上的锁链一下子被拉得绷直。

     冯云愕然地面对着一面傲然的倾国面容。

     “汝不说?那孤就自己去寻找!”公主说道,玉手便整个搭在了冯云的额头上。

     一股强横的精神力从白哲的玉手汹涌出,直冲冯云的大脑。冯云脑海一阵翻江倒海的刺痛,仿佛就被人直接用大手去抓住自己的大脑,这种让人疯狂的疼痛不禁令冯云尖叫起来。

     “孤要看看,汝到底知道些什么!”公主微紫带黑的星眸发出摄人的光芒。